2011-06-06

端午节坝上两日游记

Views: 16315 | 2 Comments

这一次去丰宁坝上草原, 从2011年6月3日离开北京到回到北京, 整整花了两天时间, 一共花费是600元, 属于平民消费. 我们去的地方叫河北省丰宁县大滩镇扎拉营村, 全程约300公里, 要花6,7个小时.

出发时, 天已经黑. 一出怀柔, 地势陡然升高, 山丘密布, 我们一路穿隧道和盘山. 延途看到山谷中不少小片山谷平地上亮着昏暗灯光的小村子, 或者是已经废弃的村子, 不禁感叹人和大自然的融合和争斗. 当车盘山爬到顶部时, 往下一看, 一条蜿蜒的车龙跟在我们后面.

又走了一段, 从车灯照的路边的景物来看, 已经从陡峭的石头山变为了平坦的长着草皮的山丘, 估计是已经来到了草原. 最后, 我们来到了扎拉营村的一个小院子里.

院主人夫妇热情纯朴, 但和当地的许多人包括向导一样, 文化程度不高, 这可以从院内有文字的多个牌子上看得出来, 牌子上多有文字涂改的痕迹. 当然, 并非文化程度不高就代表了纯朴, 接下来你们会发现, 缺斤短两, 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村民并不在少数. 我不想特别说明哪一种, 只是想提出, 纯朴和落后在当地是共存的.

第二天早上7点我们才集体起床去骑马, 这算一个小失误, 起得太晚. 高原上的太阳特别低, 天空晴朗得没有一片云彩, 所以太阳毒辣. 幸好我们有20元租来的牛仔帽和小围巾等骑马护具, 保护住了脸和脖子, 不然估计两天下来, 要和向导一样脸皮又亮又黑了.

骑马前出现一个小插曲, 我们一时找不到马. 从村民嘴里听出似乎是由于当地旅游管理部门新出的一个骑马管理政策导致的, 接下来, 不断地听出村民和管理部门有比较大的冲突, 管理部门的一些政策极大地打击了他们的积极性. 但我认为, 加强管理是必须的, 因为凭村民自身的智慧, 根本无法让当地草原旅游业得到长久发展. 他们中一些人所具有的纯朴, 很有可能被管理落后所带来的瑕疵所掩埋.

当地的旅游来属于各村各自为战的农家院形式, 极不正规. 骑马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运动, 甚至一个当地经验丰富的骑马向导就在当天从马上摔下来受了点小伤. 但我没看到有买保险, 简单训练等内容. 说到底, 毕竟价格低廉, 要求也不用太高. 管理越完善, 必定带来价格的上升.

由于第一次骑马, 马主人(村民每家有几匹马)和向导(把几家村民的马聚合起来由他带领)说哪匹马好, 我们也无从分辨, 但慢慢就发现, 次马当好马, 甚至是病马当好马的情况比比皆是. 而且一旦你发现之后, 对方矢口否认, 欺负你不懂行. 而且, 由于平民化消费带来游人众多, 每匹马几乎都超量服务, 甚至一匹受伤的马大中午刚回村, 就被马主人用鞭子抽着出去继续作为好马接客, 我开玩笑说马儿比低级妓女还可怜.

说到骑马, 马的行动有三种: 散步, 小跑, 撒开腿大跑. 第一种最清闲, 第三种最爽快刺激, 而第二种难受至极. 不是每匹马都能大跑, 所以, 骑到次马就是受罪. 而且马儿也会欺负人, 一旦向导不在身后鞭促, 它就不情愿干活了. 哼! 也不知道是接客太多耍脾气, 还是接客太多累的.

听说每匹好马的价格大概是两万元, 估计次马有一万, 以每匹马每天接客8小时共320元钱, 如果利润率有60%按挣200算, 旺季大概有一百五十天, 其实一年也能回本, 但也挣不了大钱, 只是些辛苦钱. 除非走前面提到的高级化道路.

到了中午, 我们在小院子中休息, 有一个开着三轮摩托车走家窜户卖小吃特产的中年男子, 把车开进院来推销. 他的车上有栗子, 奶酪, 干蘑菇等, 还有一种声称是马奶酒的东西, 但后来我在一个杂货店里发现摆了一摞, 再到我们队伍当中懂行的人的说法, 估计那酒是工厂生产的伪品, 和马奶没有一点关系. 其实, 这货郎就跟北京地铁口的坑蒙拐骗的小贩是同一路货色.

我问了一件声称是当地草原特产的蘑菇干品, 价格其实我也不知道贵贱, 因为没有对比. 我抓了一些到电子称上一称, 4两共20元, 我拿手上一掂量, 估计只有2两. 我怀疑这就是传说中有开关的称, 于是趁对方不注意, 回我住的屋中取来瓶装水, 往上面一放, 只有600毫升的水, 竟然有1千克多, 无可置疑这个称的读数已经乘2了. 我一提出, 货主把手往称底部一摸, 计数变回大概600克了, 他说刚才是压着了. 我再拿所谓的两斤马奶酒往上一放, 这回变为一斤多一点了.

我看到院子里有一辆越野摩托车, 便手痒想上去骑一会. 我跟院女主人一提, 她立马就答应了. 这便是他们热情和爽快的一面, 要知道, 租那种四轮的玩具摩托车要50元一小时, 而我免费骑了两轮的真正摩托车! 我骑着摩托车出去跑了一圈, 还骑到附近最高的一个山丘上, 在上面还是真点恐惧.

下午, 有些人去游乐场, 但我们有二十五人去了十公里外的闪电湖. 路上我认识了三个漂亮的小女生, 还给他们拍了不少照片. 湖边的景色空旷迷人, 三个模特又非常配合地摆姿势, 所以照片都拍得很不错, 我们四个人玩得非常开心. 这算是此行值得称赞的事之一, 但最兴奋的还在后头. 随带说一句, 听去过游乐场的人说不值得.

晚上, 随行的几个老手打算第二天一大早找好马来骑, 我也报名了. 当晚我最期待的烤全羊虽然从宰杀到烤熟, 形式和味道都非常正宗, 但人多羊少, 非常不爽, 大家都抢着吃怕吃不着, 我觉得还不如大家每人多花几十块钱再买一两只羊呢.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起床, 还真是像院主人说的, 马玩马浑身酸痛, 我觉得腰酸背痛, 身体其他部位也有一些僵硬, 但为了骑马, 我到阳光下做了会热身运动, 便觉得好多了. 这一次总算没白费, 由于有懂行的人带着, 所以我们一行十人都选了好马, 马儿都能快跑, 就是那种真正的甩着尘土风驰电掣. 这算是此行最超值的一件!

骑完马到了中午, 吃过简单的午饭, 也到了我们了院主人告别的时候了.

回京的路上, 我思考此行的收获. 首先, 以后我可以声称, 我新掌握了一项技能 -- 骑马. 对于坝上, 或者准确的说是对这个村子, 总体上感觉还算正面, 毕竟花钱不多, 还能玩得有些开心, 但是, 如果不是今天早上计划外的这一趟马骑的, 我肯定对坝上有不少失望. 遇到的各种问题, 本质还是消费低层次的问题, 花钱少, 也就这种待遇了.

但有些人估计不认同, 举例说, 文明的人开了一个超市, 给苹果标了5元一斤的价格, 卖给你的绝对不会缺斤短两. 但一个所谓的"纯朴"的村民, 开口说他的苹果只要2元一斤, 但在称砣上吃你一半, 实际你花了4元买了一斤苹果. 同样的苹果, 我情愿多花一元钱买前者.

我的家乡也是一个知名的旅游目的地, 但我知道, 家乡人可不都是善类, 坑蒙拐骗强买强卖一样不少. 又说湖南凤凰风景优美, 但那里是湖南西部, 我的湖南朋友所说的湘西土匪的老窝. 前段时间出现的少女被当地警察奸污跳楼的事, 证实了我朋友的说法. 所以我至少对中国境内的旅游都有最坏的设想.

这一回在坝上痛快地骑了一回马, 我觉得是天赐的幸运. 生活, 就像我最喜欢的一位作家说的, 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好, 也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坏.

Related posts:

  1. 关于中国足球我说几句 – 人种论
  2. 一起生活吧,一辈子,和你……
  3. 转到 Windows 平台的事需要考虑
  4. [转]一个叫做家的地方
  5. idea live from Shanghai
Posted by ideawu at 2011-06-06 12:44:54

2 Responses to "端午节坝上两日游记"

Leave a Comment